商品介紹

ic! berlin 掛在鼻樑上的手術刀 席捲全球名人

2008年10月號《遠見雜誌》 第268期

誰能同時虜獲台積電總經理蔡力行、台北悠遊卡公司董事長連勝文的青睞?答案是來自柏林的ic! berlin眼鏡。

     每支萬元台幣起跳、無螺栓、手術鋼刀材質打造的帥酷眼鏡,不僅深受高科技人士喜愛,就連台灣設計師如林國基及包益民等人,都無法抗拒它的魅力。

     如此有型的眼鏡品牌背後,一定有一位相得益彰的品牌催生者。那就是今年38歲、光頭又有些鬍渣的酷酷老闆洛夫.安德爾(Ralph Anderl)。


延伸城市意涵,學生作品便闖出名號

     第一眼看到創辦人洛夫,他穿著簡單的V領白色T恤,上面寫著「I love Berlin」(我愛柏林)黑色大字,充分說明了他為何以Berlin做為品牌名稱。「柏林是很年輕的城市,也影響我們最多,我們的產品皆在此設計與製造,因此就取名柏林,」他說。

     1996年前,洛夫與兩位一起讀藝術設計系的同學,還在宿舍裡敲敲打打,試做著ic! berlin的雛型產品。他們當初共同的想法只是想要做出一款可以自行組裝,不用工具,戴起來非常舒服的眼鏡,而不是像一般眼鏡還要靠工具才能拆解,甚至不小心壓到就容易毀損。

     經過無數次的討論與改良,最終無螺絲且採用手術鋼刀薄片材質的作品終於完成。

     當年他們就帶著手工組裝的眼鏡到一個設計展覽場中展示。洛夫當初想出三個月內可退換眼鏡的活動,讓消費者願意嘗試新品牌的眼鏡。結果在展覽場舉行的酒會上,共有32位嘉賓大膽選購了ic! berlin,其中還有九位是德國著名的男女演員。

     當初許多人都以「這紙片般薄的金屬眼鏡(sheet-metal glasses)」來形容這款不一樣的眼鏡,甚至還有演員戴著去拍片,更讓這默默無名的品牌,一夕之間暴紅。


設計極簡精巧,大膽秀出品牌意義

     其實洛夫與他的創業夥伴根本不懂眼鏡,更不懂光學,一開始只是想要讓人戴眼鏡可以更舒適、更簡單,就大膽投入設計與生產。許多人都認為他們鐵定瘋了,「不少供應商及老師傅都說No,叫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,」洛夫說。

     但出乎意料,產品自己會宣傳,「使用者就是最佳的口碑行銷,讓這款具設計感的眼鏡反而大賣,」他說,就連今年8月底到柏林開演唱會的瑪丹娜,都戴ic! berlin的眼鏡。

 

 洛夫說,ic! berlin最為人稱道的正是它的設計。支架採用「三叉式無螺絲絞鏈」的設計,靠著有如樂高積木組裝般的技術,就能將眼鏡兩根支架維繫住,不用半顆螺絲,徒手就能完成。

     「當你在朋友面前展現ic! berlin的驚奇設計時,朋友發出的驚訝聲,或忽然恍然大悟地說出:「I see! I see!」對!I see 就是ic! 這就是ic! berlin要傳達的品牌概念,」洛夫說,我看到,我瞭解;而這,就是ic! berlin的品牌意義。

     「我們要傳達一個文化、概念:事情就是這麼簡單,不複雜,眼鏡也是一樣,電腦也是一樣,它們不需要功能複雜,都要回歸簡單,」他說。ic! berlin顛覆了眼鏡業設計旋風。

     流程製作穩定,品質好到話題不斷

     有了簡單的設計元素,ic! berlin對品質的要求卻不簡單。「我們整支眼鏡都在德國製造,不像別人在中國製造,」洛夫說。ic! berlin的整支眼鏡,就在柏林市東邊的亞歷山大廣場旁一棟老建築物裡面完成,從鏡片、鏡架到組裝,包裝後輸出,都在柏林完成。150位員工,一年生產15萬支的各式眼鏡,創造出一年15億元台幣以上的營業額。

     走在ic! berlin的工廠裡,看不到髒亂的生產環境,工廠一邊放置生產機具,用來剪裁鏡架,或固定鏡面幅度。另一邊則是幾位打扮時髦的作業員,輕鬆卻熟練地將鏡面與支架組裝起來。

     看似簡單,但背後隱藏了深厚的德國工藝技術與不妥協的最高原則。

     事實上,洛夫為了宣傳眼鏡,均親自上陣拍廣告,光頭或長髮、型男與拙男等各式打扮,他都不在意,甚至還曾以怪異造型出席公開場合,成為最佳代言人。

     不過,公司變大後就不易經營,同樣也發生在ic! berlin身上。洛夫的兩位同學兼創辦人因理念不合而離開,且另創品牌,讓ic! berlin受些影響。但洛夫強調,現在ic! berlin設計已納入義、英、法、日等國設計師,「未來平均每年30%的成長應可期待,」他信心滿滿。